欢迎光临北京离婚律师所官网!
  • 公众号
    深圳离婚律师
  • 在线联系
    深圳离婚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齐家新闻 > 更多案例
从未成年人保护法第24条来看离婚抚养案件中儿童利益保护

信息来源:www.lhfcls.cn |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离婚案件处理涉及儿童的

应确保儿童利益最大化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条规定“保护未成年人,应当坚持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3条第1款规定,“关于儿童的一切行动,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

儿童利益最大化或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核心是确保未成年人利益,因为未成年人基于身心发育的客观现实,无法主张或维护自身的利益,在涉及未成年人个案时如果不以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为原则,有处理权限的成年人极易基于自身的利益考量或经验所限侵占或损害未成年人利益。

基于此,《民法典》第1084条规定,“父母双方对抚养问题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双方的情况,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判决”。换言之,儿童利益最大化在处理离婚抚养权时的具体要求是“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来判决”。



离婚实务中常见

损未成年子女利益的行为

离婚时孩子抚养权的归属既涉及后续双方各自权利义务的履行,也与财产分割密不可分,因此,离婚案件中父母争夺抚养权时经常会非常激烈,不自觉中会伤及未成年人的感受和利益,典型行为如下:

■ 通过抢夺、藏匿幼童的形式争夺抚养权

实务中经常会有男女双方矛盾爆发后谈及离婚时一方将孩子带离、藏匿,甚至公然抢夺后再将孩子藏匿,隔绝,对方与孩子的接触,将离婚程序拖延一段时间后向法庭举证孩子现下随其共同生活,不应改变孩子目前的抚养状态和生活环境,从而达到争夺抚养权目的。但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第24条明确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离婚时,应当妥善处理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教育、探望、财产等事宜,听取有表达意愿能力未成年人的意见。不得以抢夺、藏匿未成年子女等方式争夺抚养权。”

从法理上来说,不能通过违法行为获利,这种通过违法形式取得孩子的抚养权明显违背《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的“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及“不得以抢夺、藏匿未成年子女等方式争夺抚养权”的规定。

从情理及孩子的现实利益来说,此种抢夺、藏匿行为会给幼童留下极大的恐惧和心理伤害,因为这种行为大多是针对学龄前幼童实施的,学龄后的未成年人大多有一定的自我表达意识和能力,遇到这种暴力方式也会主动求救或表达反对意见,而学龄前的幼童几乎是任由成人摆布控制的,由此导致抢夺藏匿行为在学龄前幼童身上发生的比例较高。

学龄前幼童因为身心发育及自我认知所限,无法理解被藏匿后与父母一方或双方分离(部分人士会将孩子藏匿至其他城市或国家,交由其他亲属抚养),在幼童的认知里更多的是被父母遗弃,由此造成的恐惧和不安会留下极大的心理阴影,甚至伴随终身。而抢夺这种直接性的暴力行为会直接惊吓到幼童,让他们置身危险与惊恐之中,因为他们不知道也无法懂得这些暴力背后的缘由。

■ 直接要求孩子选择父亲或母亲

对于未成年人而言,父母是最有力最信赖的依靠,选择父亲还是母亲是种道德两难的情境,部分男女在离婚诉讼期间会要求孩子向法庭出具书面说明愿意随其生活,甚至会让孩子控诉另一方,也有给孩子录制视频让孩子选择跟谁生活。要求孩子直接选择跟谁生活算是种情绪勒索和压迫,因为即使是成人在道德两难境地也很难作出选择,遑论让未成年子女选择父亲或母亲,更何况不和睦的家庭里的小孩大多对父母负有愧疚,让其选择一方无形中是让其背负父母离婚的最后一根稻草,无论选谁都会愧对另一方!

■ 通过攻击配偶来争夺抚养权

离婚诉讼中经常会出现一方或双方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攻击对方,这里既有对婚姻收场的不甘与积怨,也有转移婚姻收场责任和负担的意图,争得抚养权后会以此为由继续攻击对方,未能争来抚养权会加剧这种情绪,因为需要为离婚失利找到理由。

未成年子女是无法理解婚姻及父母的这种复杂和纠葛的,所有在案的记录都只会成为其对父母、家庭乃至自己的认知的佐证,而这些攻击对未成年子女尤其是幼童而言,都只是他不被爱和期待的证据,没有爱的孩子终其一生都要寻找归属。



强烈呼吁

离婚诉讼中签署抚养承诺书

相信能够如此强烈争夺抚养权的父母,一定会存有对孩子的真实爱意,只是婚姻和现实有时候会压倒成年人的理智和体面,基于离婚诉讼实务经验,笔者强烈呼吁在双方皆主张抚养权时,基于孩子利益最大化原则签署抚养承诺书,承诺:

1.离婚时设身处地的为孩子着想。包括孩子后续的看护、抚养、照顾及学区选择、爱好发展等相关细节和基础生活。

2.不以孩子之名行抢夺、攻击之实。爱孩子就以孩子的感受和利益当先,行事出言皆三思。

3.后续抚养事宜遵守约定和孩子意愿。父母与孩子的一切不因离婚而改变,但父母的恩怨是非应在离婚时终结,后续的抚养应该围绕孩子的需求和利益而展开。

最后,希望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能够在个案实际里得到充分展现,这需全社会共同努力。

来源:秦女子之声